我在中國足浴搓澡工經歷故事(2段真實故事/完結)

2019-09-09 GAYLOVEGAYNO2
2019-09-09 GAYLOVEGAYNO2
我在中國足浴搓澡工經歷故事(2段真實故事)
东北搓澡工(一)
同事聚会选择了新区一家饭店。因为白天打球流了不少汗,所以饭后便和其中一个同事去附近一个浴室洗澡。0 ^1 ^/ L' r# }9 z
浴室不大,一楼就两间屋的门面,不过三楼的包厢还不少。我们到包厢脱了衣服,穿自己的内裤到二楼的浴池。
浴池和大厅休息室靠在一起。一进去,有一个搓澡师傅躺在皮沙发床上,皮肤嘿嘿的,估计有四五十岁,还有一个师傅在进入浴池的门口喝着酒,皮肤白白的。看来不忙。也可以理解,刚刚入秋,很多人还是习惯在家里洗澡。
在大厅脱了内裤,拿了毛巾直接进浴池。跟同事闲聊着,泡了一会儿,躺着的师傅进来问我们是否搓背。因为好久没有搓背,经常打球身上也出汗不少,所以我说再泡会儿就搓背。同事说现在就搓,他就上去了。我又泡了三两分钟,也上去了,喊道“搓背』,于是那个喝酒的师傅来了。
那个师傅用普通话让我躺下,原来不是本地人。这是我稍微打量了他一下。个子比较高,皮肤白皙,身上有些肌肉,年龄四十岁左右,不过包养得不错,看上去比较年轻。穿个紧身的平角裤,把关键部位包得凸凸的,看上去感觉应该不是很大,但是肉感应该不错。
我躺下,请他搓背的时候轻一点。他点点头。他拿了一条毛巾,三两下绕在他手上,笑着说:“平时别人都是用搓澡巾搓,还要我用力,你倒好,省事了。”我笑而不语。
毛巾搓在身上的感觉很好,加上他的力度适中,所以比较舒服。在擦到腹部的时候,他在我肚子上来回搓了好几遍。我偏瘦一点,所以便故意憋着气把肚子绷紧。谁知道这一绷,下面明显有了感觉,竟然慢慢变硬,直溜溜地翘了起来。
师傅一看,笑了笑,没说话。在搓大腿的和裆部的时候,碰到了几次我直挺的下身,感觉一电一电的。后来就是擦背部。打肥皂的时候,他在我屁股上轻轻地捏了几下,比较舒服。
不过这次搓澡跟平时在其他地方没有什么两样。我有点外貌控,对于喜欢看的,便总想多看几眼,多看几次。于是过了几天的下午,我自己一个人又去了一次。

东北搓澡工(二)
过了几天,我自己一个人又去了这家浴室。
去的时候下午一两点,因为不是周末,所以人不多,浴池里只有一个老年人。我刚跨入浴池,那个四五十岁的搓澡工问我是否搓背。我说先泡会儿吧,不一定搓。那人“哦”了一声走了。那个泡澡的老年人没多久上去到淋雨喷头那儿冲了一会儿,也走了。我到搓背的地方一看,就那个中年外地人在,一开始问我是否搓背的人不见了。于是,我顺理成章地喊他过来帮我搓背。搜 同/ A. w0 E5 I0 u: q$ q0 Z x* l

他还是穿个紧身的平角裤,那里还是凸凸的,身上白白净净,不胖不瘦,肚脐眼下面的毛不多,只有几根往内裤里延伸。见我打量着他,他也跟我攀谈起来。
原来,他是东北的。至于具体哪个省,我也没问。40岁出头,跟我猜测的年龄差不多。来我们这个地方已经有一年多了,前后换过几个浴室。平时没事好几口,所以上次我来的时候看他在喝酒,是正常现象。我问他今天怎么没喝,他说中午不怎么喝,多是晚上喝。! ~( L$ N, t8 F4 T6 q
擦背的时候,我仍要求他稍微轻一点。他没说话,用毛巾缠在右手上,跟上次一样还是用毛巾帮我擦。他把我的两只手擦好之后,我故意把手弯曲着放在身体两侧。他站在我右边,当他够着身体擦我左边的时候,那个地方碰到了我的手肘。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。感觉软软凸凸的,比较舒服。顿时,我的下身无耻地硬了,簡直用跳的挺上來。不过还没来得及瞎想,听到外面拖鞋的声音。然后有人说话:“你照应着啊,我躺会儿。”原来,是那个搓背师傅,见现在没人来洗澡,抽空休息会儿。这岂不是正好?
这个来自东北的搓澡师傅应了一声。于是,我又继续硬着。而他也看到了,不说话,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,继续帮我搓背。搓到裆部的时候,他用右手握住我硬到不行的JJ,上下套弄了几下。我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轻声“哦”了一下,抓住他的手。他笑着看着我,挪开了手。
翻身擦背部的时候,我让他轻点。因为那里还硬着,压在身下有点疼。越是转移注意力,越是不能放松。总算背部搓好了。他拿来肥皂帮我打肥皂。此时他站在我头前面,我的两只手垂在我头的两侧。于是,趁他打肥皂的功夫,我用手也抓住了他的裆部。他并没有避让,继续帮我打肥皂。我也就不客气,继续抓着,直到明显感到他慢慢变硬。( |: Y# ~0 s1 v
他让我继续躺着,正面要打肥皂。打到下身的时候,我已经变软的东西又被他抓住,两只手搓着,没两下就又硬了。他轻声地问我:“想不想舒服一下?”我说:“好啊。”他问我的时候比较自然,没有任何的做作。于是,他一手帮我套弄着,一手在我的胸部抚摸,不时地按摩我的乳头。这种感觉比较奇妙,我的屁股跟着不挺地扭动着。当然,我的右手也没闲着,伸到他裤裆里头,握住他已经坚硬无比的家伙。刚刚软的时候从外面看不觉得多大,现在一下子特别大,看来东北人真不是盖的。

我明显感觉到我快要射了。抓住他大家伙的手也停了下来。终于,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射到了额头、脸上。我不禁好奇怪,别人打的感觉就是比自己打的时候刺激,已经很少有这种比较激烈的喷射,感觉自己一下子又回到了年轻时的感觉。
他用水帮我把身体稍微冲了一下,让我到淋雨喷头下冲洗干净。然后,他自己脱下内裤,走到浴池里泡澡去了。他或许不想打出来,我也不好勉强他。, H( B. m9 n" K) k7 V6

歡迎閱覽其他續集故事
https://www.queerplay.net/book.php?id=87#s-admin
登入會員才可回覆
台北台中生活哲學
板橋SPA
高雄振昌
台北GU MAN SPA
ROCK(西門)